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三百零六章:安宁(大结局)(1/2)
执宫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皇帝的话是什么意思?

  苍怜凝眸看着那双熟悉的眼睛,却好像没找到答案。

  难道说,皇上故意支走她,就是为了让皇后有机会去未央宫做手脚。明摆着是给皇后留后路?眼下他这么问,就是要她屈从,不要再继续同皇后为敌?

  这一步,她部署了这么久,眼看着就胜利在望了,怎么能甘心退避,让步,给她的敌人活下去的机会。纵虎归山,后患无穷。

  “皇上,臣妾真的不是要同皇后娘娘过不去。但这件事情,牵扯到的绝不是后宫的女子的胭脂纷争,稍微有一个不注意,可能葬送无数的黎民百姓,动荡您的江山啊。”苍怜哽咽的说:“臣妾是陪着您并肩作战的人,怎么会愿意看到这样的结局。”

  庄凘宸是真的失望了。原来苍怜完全不懂他的用意。

  他不再作声,只用沉冷的目光继续看着她。

  而苍怜丝毫不解其意,说的慷慨激昂,根本不顾及自己如今的处境。

  岑慕凝恰恰是抓准了这个时机,上前一步,朝庄凘宸跪了下去。“皇上,臣妾原本不愿再追究当年的事情了。也亲口答应皇上,绝不会对贵妃动手。但事到如今,您也瞧见了……贵妃是步步紧逼,巴不得臣妾被冠上叛国的恶名,臣妾为求自保,只能将一件还不算有确凿证据的事情,想皇上揭露。”

  “皇后娘娘到底想说什么?”苍怜竖起眉头,脸色冷峻的可怖。

  “这温瑸公主,勾连的人根本就是贵妃。”岑慕凝说完这句话,侧首看向温瑸。“公主丧夫,苦于没有机会复仇,而贵妃则暗地里叫人送去消息,愿意帮公主复仇,条件便是让公主搅乱岑相府,只要岑相府乱,臣妾自然会受尽牵累就如同此时一样。”

  温瑸没吭声,只是听着岑慕凝这么说话,面无表情。

  “皇上,皇后娘娘这才叫欲加之罪。皇上,臣妾若与中南、边陲勾结,又怎么会与您并肩作战。还不早早的就叛了您吗?”苍怜泪眼婆娑的看着庄凘宸,动容道:“臣妾所做的每件事,都是为了能与皇上朝朝暮暮,倘若不然,臣妾又能盼到什么?金银富贵,权势滔天?这些和臣妾有什么关系呢?”

  她说了这么多话,庄凘宸仍然一言不发。她生气的转过脸对温瑸嚷道:“你倒是说话呀,你是哑巴了吗?我究竟有没有收买你,你当着皇上的面说清楚啊!”

  温瑸沉默以对,始终没开口。

  “我懂了。”苍怜攥着拳头,眼神里透着杀意:“这一切都是皇后娘娘您的好手腕。真正收买温瑸的人是你,从岑相府将她劫走的人也是你。你根本就是冲着我来的,还要在皇上面前做戏。”

  “是我做戏,亦或者是你,你真的以为皇上看不出来吗?”岑慕凝幽幽叹气:“我只是不明白,温瑸公主口口声声说要为夫君复仇,可偏偏贵妃才是与皇上并肩作战,剿灭中南的人。你非但不与她为敌,反而处处听她摆布,几乎断送了无辜的相府数百条人命,这不是很奇怪吗?”

  皇后这么一说,温瑸自然就僵持不住了。“皇后娘娘哪里晓得,我也是被人蛊惑,被人蒙蔽了。”

  “是么。”岑慕凝云淡风轻的笑了下:“那究竟是什么人有这样的本事?”

  温瑸又是一声轻叹,才挑眉道:“是贵妃。”

  “哪一位贵妃?”

  岑慕凝问话的同时,苍怜大喊一句:“你胡吣,”

  温瑸垂下眼眸,语气微凉:“自然就是这殿上唯一的一位贵妃了。她第一次给我送信笺的时候,随信还送去了一叠银票。中南兵荒马乱的,死的死逃的逃,哪里还有人顾全我这个边陲公主。那时候我正缺银子呢。”

  庄凘宸闭上眼睛,拳头种种的锤在案上。

  苍怜身子一颤,脸色顿时发青:“皇上,事情并不是你想的那样。”

  “皇上。”岑慕凝略微凝眸,道:“臣妾甚至觉得温瑸公主与贵妃并不是这会儿才相识,而是早在贵妃没有回宫之前,她们便有了牵连。”

  “皇后娘娘还想说什么话来冤枉臣妾?”苍怜转过脸时,满目凶光。精致的容颜扭曲的有些吓人。

  岑慕凝心想,当日她害死母亲,想必就是这样的嘴脸吧,丑态毕露。“

  “其实皇后娘娘说的不错,贵妃并不是头一回勾结温瑸公主了。”脆脆的嗓音从殿门外传来,蕾祤挺着肚子快步进来:“先前,太后卧床不起,御医精心救治却药石不灵,原因便是因为贵妃问温瑸公主拿了边陲独有的一种药。那药也不是什么毒药,无色无味,服用人像是在胃里裹上一层蜡一样,任凭是食物还是汤药吃的再多,那养分也无法吸收,才导致太后的病情持续恶化。可惜当日,没有人察觉这件事情,就连御医也不曾发现,还以为太后消瘦乃是疾病的折磨,哪知道是被人用了这样的心思去谋算。”

  “你胡说什么?”苍怜咬着牙,怨恨的瞪着蕾祤:“我岂会做那样的事情。太后再不济,也是我的主子。若没有太后,我早就饿死了,哪里有机会入宫伴驾。”

  “皇上,臣妾没有胡说。”蕾祤恭敬的上前,亲自将掌心的锦盒呈上。“皇上可曾记得这样东西?这是中南之战时,臣妾意外截获的。原本不知道做什么用,让御医拿去研究来着。也是前段日子,宫中有游历归来的御医,才知道这是边陲皇族密不外传的一种药。边陲皇族,不就包括了温瑸公主么。”

  “就算这药是边陲皇族的药,和我有什么关系?你怎么知道太后曾经服用过?”苍怜心恨不已。这边皇后还没摆脱,那边又杀进来一只会咬人的疯狗。

  “皇上明鉴,这段日子,臣妾心中总是不安宁的。每每总会梦见臣妾服侍太后的情景。所以一连数日,臣妾都会去太后的凤鸾殿坐坐,亲手整理一下太后的遗物。总觉得太后好像还在一样,谁知道偏不凑巧,居然让臣妾在那找到了一样的药丸。这宫中就只有贵妃与边陲公主有关联,难道不是你,还是缨妃不成?”

  “岂有此理。”苍怜冷蔑道:“本宫总算知道,什么叫做墙倒众人推了。你们一个个的,是要将本宫撕碎,吞之下腹吗?就这么巴不得本宫去死?”

  “皇上,多说无益,这药丸是否与贵妃有关,温瑸公主既然在,自可以直接相问。”蕾祤将那东西交到温瑸手中,便不再吭声。

  岑慕凝也是低着头,没往那边多看一眼。

  半晌,温瑸公主才轻轻点头,毫无波澜的说:“的确如皇后所料,本公主与贵妃早些年就相识了。贵妃曾经救过本公主的命。所以她的话,我自然深信不疑。这药,的确是出自边陲皇族。至于贵妃用来做什么,那我就管不着了。”

  “你疯了吗?”苍怜起身走到她面前,咬着牙问:“我几时问你要过这样的药?你若不说,我怎么可能知晓还有这样的东西。又何曾用她害过太后?温瑸,你这是恩将仇报。”

  “也就是说,贵妃的确救过温瑸公主!”庄凘宸忽然开口,声音森冷的没有温度。

  苍怜连忙转过身,咬着牙跪了下去:“皇上,您相信臣妾,臣妾从未害过太后,从未……”

  “皇上,臣妾也不敢惊扰太后,但臣妾身为太后的近婢,只盼着能还太后一个公道。若然贵妃抵死不认,臣妾斗胆恳求皇上开棺检验。这药啊,就像蜡一样,始终会留下痕迹的。”蕾祤有些吃力的跪下去,泪水顺着她的脸颊汨汨滚落。“臣妾当年不懂事,没好好的侍奉在太后身边,现下想来,满心悔恨,只要能还太后一个公道,臣妾愿意还做宫婢,一辈子为太后守陵。”

  “不必了。”庄凘宸心里已经有了答案:“贵妃,还不认吗?”

  “皇上。”苍怜惊恐万状:“您怎么能相信她们怀疑臣妾呢?”

  岑慕凝冷笑了一声,语含讥讽:“贵妃啊,你的为人,谁看不清呢。当日,我母亲只是劝说舅父舅母,不要迎娶你为正妻。就这一句话,你就害的她身首异处,不得好死。而太后,将你囚禁在黑暗之地好些年。一句话的痛和好几年的恨,孰轻孰重?你睚眦必报,心思歹毒,若说你能释怀,谁信?”

  “你们……”苍怜却是百口莫辩,加之温瑸也承认给了她药,皇上更加不会相信她的清白了。“皇上,臣妾寡不敌众,唯一能寄望的,就是您的信任。臣妾从头到尾,就只对您一个人全心全意,那么的爱重您,怎么会对您的母后下歹毒之手?”

  “倒也算不得歹毒。”庄凘宸笑容清冷,眼神里已经流露出杀意。“你只是给了母后,一个很缓和的死法。比之当初对岑夫人,下手要轻得多。朕是否该替母后谢你?”

  “皇上……”苍怜震惊不已,只觉得天旋地转,她所期望、憧憬的美好,就这样崩塌了,简直不可思议。“臣妾对您绝无二心,臣妾真的没做过……”

  她说的对,她的确没做过。岑慕凝比任何人都清楚,太后的死,完全是白硕的杰作。这一点,她当日就清楚。可恭妃却在这个时候,把祸水引到贵妃身上。勾结边陲,毕竟是再拿不出什么证据了。可谋逆,害死太后,有没有证据,贵妃都必死无疑。

  蕾祤这个补刀神手,确实不可小觑啊。

  “皇上……”

  庄凘宸烦不胜烦,凝眸起身:“后宫出现如此的事情,朕对不住母后,也对不住皇后。当日,是朕请皇后网开一面,不再追究当年的事情。如今,朕无颜面对皇后。既然是后宫的事情,那就请皇后决断。”

  他撩起龙袍,决然转身。冰冷的轮廓依旧分明,那双深邃而充满凉意的眼眸,却再没在苍怜身上停留片刻。

  “皇上,您当真如此绝情吗?臣妾能苟延残喘至今,皆是因为在意您啊。皇上……臣妾真的是冤枉的,臣妾冤枉……”苍怜跪在地上,拼命的往前爬,可是身上的力气都耗尽了,仍然没有能挽留住那个心不在的男人。“皇上,您真的好无情,你这是把臣妾的一辈子都给毁了。臣妾真成了笑话……”

  “喊够了吗?”岑慕凝站在她身后,冷冷的问。

  “是你害我,是你们害我。”苍怜声音嘶哑,作势就要朝他们扑过来。

  殷离动作利落的一脚踩在她的背脊上。“贵妃娘娘,您还是好好的吧。再怎么挣扎,也改变不了您的宿命了。”

  “岑慕凝,蕾祤,你们这两个贱人,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。”苍怜咬着牙,最终的目光落在温瑸脸上:“我救了你,你却恩将仇报,你不会有好下场的。”

  温瑸没吭声,只是静静的站在原地。

  岑慕凝随即对殷离道:“给公主择一处僻静地,好好的歇着。容后修书一封,让边陲国君派人来接公主离开。以免半道上出什么事情,凭白担责任。”

  “属下明白。”殷离恭敬的照办。

  “皇后娘娘。”温瑸还想说什么,对上皇后的眸子,便硬生生的咽了下去,随戍卫离开。

  “恭妃来的可真是时候。”岑慕凝这才顾得上与蕾祤对视,眼神里有赞许,也有鄙夷。“你若迟来些,贵妃可能还能挣扎良久。偏是你一来,将她最后的希望都给抹灭了。”

  “皇后娘娘恕罪,臣妾孕中乏力,最不爱的就是听人嘶叫。若您没有别的吩咐,那臣妾就先回宫了。”蕾祤抚了抚自己高高挺着的肚子,笑意盎然,御医告诉她,她怀的是个皇子呢。

  “你不打算送她一程吗?”岑慕凝还是追问一句。

  “就不了。”蕾祤毫不在意的笑了下:“臣妾怀着皇嗣,见不得血腥,还请皇后娘娘恕罪。”

  “也罢。”岑慕凝没有阻拦,只是对一旁的冰凌道:“送贵妃去天牢,赐贵妃窒刑。”

  “是。”冰凌从来没试过这么畅快,她从殷离手里扭过苍怜,笑意盎然:“贵妃可真是好福气啊,皇后娘娘这般的厚爱,还给您留了具全尸呢。”

  “这种好事,怎么少得了奴婢。”青犁说话的功夫也到了,卷起袖子就拧住了苍怜另一半胳膊。这时候的苍怜因为心灰意冷,已经没了半条命,也挣扎不起来了。

  “多亏你办事利索,这件事才能这般圆满。”冰凌冲青犁笑了下。

  “那也得感激温瑸公主配合才是。”青犁冲温瑸笑了下:“瑞明王府可是个藏身的好地方。任凭贵妃再怎么聪慧,也没想到奴婢假借受伤,将人截获藏在那,等着宫中的事情酝酿发作啊。”

  “这一切,都是皇后的主意。”苍怜经过岑慕凝身边的时候,哽咽的问。

  “你将本宫逼入绝地,本宫只能如此。”岑慕凝不禁一笑:“皇上一直让本宫打理瑞明王府,瑞明王府早在皇上登基之初,就暗造一条密道直通皇宫。而皇宫里,也有无数条密道互相勾连。可惜太后从未信任你,你也根本就不知道这里面的关窍。小厨房的信笺,是本宫故意引你上钩。”

  “你好狠毒,你好狠毒……”

  “始终不及你。”岑慕凝淡淡道:“你对褚培源下狠手的那天,有没有想过他若没死,会怎么对你呢?”

  苍怜气迷心窍,连句话都不能说利索了。可眼神里的恨却越发的浓郁。

  “他还有最后一个礼物要送给你。”岑慕凝目送苍怜被戍卫扭出正殿,才幽幽叹气。“早知今日,何必当初。”

  冰凌和青犁折返回来,两个人都是一脸的不可思议。

  “娘娘,褚家少爷还有什么礼物要送贵妃一程啊?”青犁好奇的问。

  倒是冰凌惦记另外一桩事:“娘娘,今日的事情,您也看见了。那恭妃说起瞎话来,头头是道,竟然用这样的法子将苍怜置于死地。且她好像知道娘娘是怎么控制住温瑸公主的。这个人,心思深不可测,不得不防啊。”

  “你有没有听过一句话,聪明反被聪明误?”岑慕凝有些难安:“本宫去见皇上,其余的事情,你们看着办。”

  蕾祤还没返回沛渝殿,就听到了皇后如何处置苍怜的消息。

  银枝给她端了一盏金丝燕窝来,暖心道:“娘娘如今可以安心了。您帮着皇后料理了贵妃,皇后娘娘一定记得您的恩情。待您诞下皇子,皇上也会顾念娘娘您的功劳,往后咱们沛渝殿,一定是这深宫之中最热闹的所在呢。娘娘前程似锦,奴婢们都跟着沾光。”

  “你这是嘴上抹蜜了。”蕾祤笑吟吟的说:“这些话不必挂在嘴上。本宫得了好,自然忘不了你们的。”

  “
为您推荐